酒泉子

甜文写手,致力于苦瓜炒糖文风,懒癌症患者,热衷开坑从不填坑,薛定谔的我和薛定谔的坑。

深夜摸鱼。。(咸鱼选手

大概属于霸道总裁爱上清纯妹??!好单纯不做作的女子(不

以及我终于明白。。滤镜是个好东西。。。但缺点暴露的也很明显。。以及果然我这种咸鱼选手永远掌握不了凌冽美啊啊啊!(把雷总画的意外女气

把安哥名字拼错了。。我有罪

anmicius。。。

PS:这算不算党费。。(白嫖了两个月

求推荐

那啥。。有什么雷安原著向的作品推荐吗?

占tag抱歉!入坑比较晚。。求到推荐就删

原著向原著向原著向!

【原创耽美】白月光与小混蛋by:白鹿畏葸

莉莉:
自高考之后我们已经差不多十年没好好聚过了吧,中间虽然有视频短信联系但真正见面的次数却少的可怜,幸好一个星期后有一个同学聚会,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话。从你的微信动态中我看到了你帅气的男友,大学毕业后能找到自己的归宿也不错,想想当年高考的时候,我们一起趴在课桌上畅想的未来,虽然过程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怎么说都还是过来了。毕竟即使坐着经济舱也还是和头等舱的人一样到达。
说起高中,我就想起了高中校园令我留恋不舍的槐树林,春天槐花开放的时候,洁白的花蕊伴随着微风晃动,风是透明的,花香也是透明的。应该说那时候的任何事情,任何感情都是透明的。人与人之间暧昧的情感,一眼就能看穿,中间隔着的薄薄一层纱纸,雾里看花般的知道此花不在你心外。我可想起了你曾经暗恋过的的小男生,追过你的羞涩的男孩子。而我呢,你肯定还记得的,毕竟我为了一个他可浪费了三年感情,可最后却是和我绝交的命运。
算了,这些都不说了,时间早已抚平一切,当年觉得怎么都过不去的坎儿,如今看来只会觉得那时真的傻。不过我算是明白了,别再一棵树上吊死,但另一棵说不定可以。
你们那里怎样?四川成都四季如春,气候宜人。我这里呢此时的月亮可圆了,月光将整个城市笼罩其中,铺上一层亮晶晶的薄纱,苍白无力的白月光。
说起白月光,你还记得我们的白月光先生吗?不知道你有没有再联系他,在大四的时候我去他大学的城市旅游,是他给的我参考,但说实在的,他变了不少,整个人变得冷清了,如果说高中是夏季清凉但有时带着温热的月光,那当我再见到他时就是秋季霜冻后照映在霜上冷清的月光了。岁月是把杀猪刀,想当年他还会给我带个面包呢。
而那个要被他宠上天的混蛋呢?说实话,我没在联系过,也不清楚,当时和白月光先生聊过,但被他糊弄过去了。
想想高中时真是生不如死,抬头就是白月光先生和小混蛋搂搂抱抱,旁边却是自己暗恋的人和别人卿卿我我。说实话,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没办法,你知道的我当时怎么旁敲侧击就是不正面回答我。虽然他们都各自有女朋友,但我实在觉得有问题,哪个正常男生会偷偷乘着对方睡着偷亲的。搞得我们后面两个人只能被虐与被压榨,现在想想也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说起来当时白月光比小混蛋还矮了半个头,当时最开始我和你说那件事的时候,你还觉得小混蛋是攻,后来发现这不过是个撩人的受,他大概深谙什么叫恃宠而娇。
一开始我还不懂你们为什么背地里叫他白月光,后来懂了,那时他太懂女生心思了,又什么都会,成绩又好,关键是长得一副白月光的样子。当时春心萌动的女性不沦陷简直不科学。小混蛋那就真的混蛋了,想我们两个经常被他气的嗷嗷叫,虽然长的五官深邃,长腿细腰的,但实在是欠揍,一副小孩子心性,活脱脱的熊孩子,关键是脾气还差的要死,真不懂为什么会有女生喜欢他,也实在不懂白月光先生到底喜欢他哪点,脸吗?
还记得以前白月光先生看小混蛋的眼神吧!简直比另外那对狗男女更虐人好吗?哪有这样的,当时我就想拍桌子说:“对同学友好点儿!”高中时的的感情,随便一捅就破了,大概他们也没想过抑制什么。
嘿!我谈他们干什么!现在要是还当着他们的面叫这两个外号,我估计要尸骨无存。所以还是叫白月光叫刘澈,小混蛋叫程若的好。
我亲爱的莉莉啊,真想再次见到你,到那时候我们一去去江边走走,去母校看看,去找找那被我们无意间遗忘的青春,以及流淌其中的槐花的清香。
致辞
敬礼                                                             你的朋友
                                                                    墨墨

都是你的错,眼里总是藏着让人又怜又爱的朦胧~

【言许】纸短情长#情歌二十篇/2#—520贺文


普雷:许教授盲人设定,以及没有什么黑暗的东西,就是日常生活,平凡恋爱,520就是要发糖
1.
我第一次遇见我的爱人是在我公司刚起步不久,正值十分艰难之时。我记得当时我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只睡了两三个小时,但依旧没有看到好兆头的可能,我当然没想过放弃,但看着员工们疲惫的样子,当时年轻的我依然会想,这样的坚持究竟有没有意义,最后我到底会得到什么?
在这样的想法中,我可以说是浑浑噩噩的继续坚持了几天,但压力总如潮水一般涌来,将你打入海底。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即使我对自己的能力一点也不怀疑,但我仍会对未来感到迷茫,尽管我坚信偶然的胜利都是努力必然的结果。人的心理总是复杂难测,这种类似心理弱点的想法也是这样,你明明知道这没有意义,却依然自己冒出来,想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就像我坚信的那样,上帝总会偏袒勤奋的人,即使不是直接给予帮助,但间接的却比直接的来的更猛烈,偶然的往往比必然的有更多的魔力。
2.
我永远都不想忘记那一天,忙工作忙到焦头烂额,其中一个工作就是去xxx公司寻求一个资助。等我从那个公司出来时已经下午五点左右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商谈让我身心疲惫,然而最让我疲惫的是,这里离公交站很远。我缓缓走过去,中间经过了一个公园,看见里面樱花开的茂盛,云景杜鹃大朵如云的花缀满花枝,玉簪花的花苞细长柔软,如同女子的发髻,优雅动人,想着公交一时半会也不会来,便走到里面放松一下。
于是,我看见了他。
你可以试着想象一下,那时他才十九岁,带着刚刚成年不久的青涩稚气,内里穿着乳白色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看着温润的淡黄色针织衫,说真的,我到今天都没想清楚那天的淡黄色究竟是衣服自带的,还是夕阳对他的眷顾。他并不是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而是斜窝着打盹,头顶樱花时不时的飘落,落在他的书页上,针织衫上,以及脸上。最重要的,是他对这个世界毫无防备的信任让我感慨,以及他全身充满着我当时所缺乏的欣欣向荣的生气。虽然很傻,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看呆了,谁叫他那么好看呢,仿佛就是掺了糖,香辛料,以及所有美好的东西做成的。
真的是,一瞬间,惊艳了时光。
3.
我从长椅上醒来时,身上多了一件不属于我的衣服,当时我没有感觉到,等我起身时听到衣服落地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我用手在地上摸索了一阵,才将它捡起来,我摸着这个面料,算得上高档,靠近脸还可以闻到一阵干爽清淡男士香水味,那味道闻起来带着英伦复古风,当时他还没有用古龙水的习惯。我当然很疑惑,但也很遗憾。疑惑是必然的,而遗憾则是因为我之后等了几个小时,等到夜风微凉也没有等到这件衣服的主人。
这该是怎样一个温柔的人,会为了一个随意在长椅上睡觉的人披衣服的人。
4.
从那之后,我倒是会每天带着衣服去那里坐几个小时,反正那里也比较安静,环境也算不错,花的香味,鸟的啼鸣对我而言都算得上美好的事物。只是头几天都没有等到,我当时还怀疑他是不是不打算要这件衣服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确实没打算要这件衣服了,但关于他为什么又到这个公园来找我,他始终说不出个理由
5.
是的,我又去找他了,没有为什么,应该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在遇到他之后一切都顺利起来,华锐飞速成长,资助也渐渐多了起来,仿佛他就是我的幸运之神。而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看到外面熹微的晨光时忽然想起了他,那个忽然之间让我觉得世界也不是那么糟糕的睡颜。我脚步急促的穿过华锐的走廊,开车到了那个公园,我当时也没想他是否会这么早去那里。但当我穿过葱葱春花,看到一个微笑着逗弄流浪猫的人时,我依然感到庆幸但也很紧张,天知道我当时在紧张什么。我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但不敢走进他,他看起来真是美好的不可思议。
6.
我当时就觉得有人在看我,失去了视觉自然其他的感官就会敏感很多。我将猫抱起来,向着那个方向茫然望去。我除了知道有人在看我之外我无法获得任何信息。我心里紧张,但表面依然装作风清云淡的样子。
7.
他向我这边望过来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我坐到他的旁边,一言不发。我这时才发现他眼中的无神,那是一双绛紫色的眼睛,但是黯淡的紫水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忽然之间感到心间悸动。他忽然凑上前来,我向后仰了仰,避开他的头,但那发丝依然灵巧的扑倒我的脸上,柔软的触感让我脸上大概有些发烫。然后他忽然撑起身子 拿过旁边那件衣服,递给我,说:“谢谢你的衣服。”我低头看了眼那件几天前我脱给他的衣服,接过来,说:“没什么。”他的声音也缱绻的,温软的,带着一点魅惑,有点撩人。一时无话,他专注于逗他的猫,我则专注于看他,品味他。
他不只是温暖的,还有一股韧劲。
8.
他几乎和我猜的一样,是个十分温柔的人,之后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在这个公园碰面,闲谈一到两个小时,但有时候没有,他总是很忙碌,相比之下我这个大学生反倒是清闲的要死。我很喜欢听他坐在我旁边讲话的时候,最好还有微风吹过。他身上的微凉气息以及他也微凉但温柔深沉的嗓音让我总是沉迷其中,之前我没有知心朋友,也不想有,但他让我感觉很好,哪里都好。我当时忽然觉得有朋友真是件好事。但哪里知道他最后却成了我的家人。
总之,有他在的日子,连空气都变得平缓。
轻轻的,温柔了岁月。
9.
此时,月光朗照,我看着他装睡的侧脸回想我们的初遇。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10.
此时,呼吸之间,我感受着他从未变过的温暖的目光装睡,并回想我们的初遇。
等待总是值得。
11.
我爱你
12.
回忆太短,爱情太长。

——————————————end————————
这个设定以后可能会更新,想更深入的写一些,估计也是回忆杀。
以及这个梗的来源是看白岩松的新闻周刊,他说520也是世界助残日,是否我们也可以对残障人说声我爱你
薛定谔的脑洞。

【言许】贪得无厌 abo 三 醉花阴(r)

我跳票了两个星期,改了三四遍最后改的和第一遍剧情完全不同……心情复杂……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非常尬……希望别介意……下一章补完剧情……是的本来这篇里应该有两次,但我写完一次就有接近八千字了,于是我又tm拖了一章剧情……各位看官大大,请原谅(下章落地窗play,下下章我想车那啥)
链接走评论

【言许】假的游泳池play(脑洞)

许·日天日地·墨就是不会游泳
李总知道决定自己教他
许·学啥会啥·秒学秒懂·墨就是学不会游泳
于是李·面目和善·泽·心境平和·言对许·不知所措·感觉好玩儿·墨说:你要是学不会游泳就别给我出水。
许·瞬间想歪·秒速撩人·欲求不满·墨瞬间压倒李·瞬间懵逼·泽言,说:我能不能换个条件,出水太多对身体不好。
李·依旧懵逼·泽言:????
许·老司机·墨:我要是学不会游泳就不能下床。

新同桌是混韩剧,日剧,古言,网剧的,她问我恋与我就给她说了一下人物设定,和新的剧情……叫她自己回去看新pv,结果今天生物课给我传个字条,我差点没笑死

我只想说神人就是神人,在下佩服

【言许】长干行(二)如果你愿意的话

第二天一早李泽言便去叫许墨上学,考虑到许墨是第一次而且年龄还小,他们昨天到家之后约定今天由李泽言带着他——虽然李泽言心想着反正以后都要带着的。

他走出他的房门,走到院子里,来到大门口,打开门就看到父亲让许墨拿一瓶牛奶,但许墨没有接受,任父亲怎么劝,许墨就是低着头不接。乍一看很温馨,但李泽言越看越觉得气氛无比尴尬,于是他走上前去,抽出父亲手里牛奶,拿在手里,然后说:“再不走上学就要迟到了。”就在他说话的空挡,许墨向他这边靠拢了一些,揪住李泽言的外套下摆,默默藏到了李泽言后面。李泽言感觉到了许墨的这些小动作,他将另一只手轻轻搭在许墨的头上,然后对父亲示意表示他会把牛奶给许墨以及他们上学去了。看到父亲有些尴尬但依然微笑着点头,李泽言便拉着许墨走出了门。

走到自行车边上,许墨便看到后座上俨然装了个小靠座,李泽言将牛奶放到许墨的书包里,并将他抱上去,然后带着他出了院门。

此时还是早上六点钟,入秋之后的天空并不算明亮,晨曦从遥远的山后流淌出来。但近处的天上依旧暮云叆叇,地上也是路灯昏黄,时不时还会传来几声鸡啼,是破晓的讯息。

“你…不喜欢爸爸?”李泽言于寂静之中忽然问到。
“……”许墨没有回答。于是李泽言心里想到:大概还是不喜欢的,毕竟接触时间很短,需要适应时间,而且原来他是怕生型的?!

“也不是不喜欢……我总觉得爸爸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和看哥哥你的眼神不一样,和看妈妈的眼神也不一样。”许墨忽然的回答打断了李泽言的思绪,但也让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父亲的眼神。

从那个女人带着许墨出现的时候,李泽言就有预感这个女人会成为他的继母,因为父亲看她的眼神和看母亲的眼神一模一样——都是深沉的内疚——他曾经以为这是充满爱意的眼神,可是他的母亲告诉他,这不过只是内疚而已,父亲从未把爱情放在她身上。李泽言那时还在上小学,当然不怎么理解这种成年人的东西,现在也懒得去理解。大人的事还得大人自己解决——这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背后的故事得他来了断。

而父亲看他的眼神呢,连李泽言自己都觉得不怎么好说,总是充满着挣扎但这种挣扎后面又充满着父爱,他曾经问过母亲这种眼神的意味但母亲总是回避,久而久之他也知道或许这不该刨根问底,他也渐渐偃旗息鼓了。

但父亲看许墨的眼神,李泽言想到这里,通过自行车的后视镜看了一眼此刻正抱着他的腰打瞌睡的许墨,唉…还真不好说。他的人生境遇里没遇到过这种复杂的眼神——就像沉静的死潭里忽然流入了活水,但活水终究还是要死的。

一路无言,等到校门口的时候天空也还未全亮,他把车架好,把许墨抱下来,但看他还没有醒而且也不算重——事实上许墨整个人在目前178的李泽言面前都很小只——就干脆把他抱进了教室,反正他一般是第一个到的。

等他把许墨放到座位上时,靠在他手臂上的许墨反倒悠悠的醒了。

“醒了?”李泽言看见许墨有些迷茫的眼睛闪着微光,感觉有点意思,这小孩儿真的挺漂亮。

“嗯…”许墨就着这个姿势把头埋在李泽言的腋窝里,闷声答到。

李泽言倒是无所谓,他一手揽着许墨,一手把书从书包里掏出来,放到课桌里,再拿出早自习需要读的书。

“哥…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住。”许墨抬起头来,然后趴在桌子上望着李泽言。

李泽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在初二时就不住在那个大房子里了,原因大概就是母亲初一因为事故去世之后,父亲越来越频繁的出差让他觉得住大房子很没安全感。许墨他们来了之后,父亲有劝过他,但他为什么不搬进去,原因也就是那么老一套——总感觉那已经不是他可以融入的了。

“没什么,只是以前父亲很少回家,而且那里住着也很好,就在你们旁边,搬动太麻烦。”李泽言沉默良久,才憋出这句话。

说完他便起身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抄写今天的课表,很明显他并不想再继续这个问题。

而许墨依旧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的动作,其实许墨觉得李泽言很不一样,从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不一样,至少对于他这个空降的弟弟可以说是疼爱有加,就好像是他的亲弟弟一样。许墨看着李泽言修长的手指写着和他本人风格完全不同的字,优雅的脖颈微微扬起,浑身透露着认真的气息,像一棵挺拔的翠竹。李泽言的字很温顺,行书如流水般的自然清凉的流泻而出,敲击黑板的声音就像流水之间互相碰撞的声音,许墨觉得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一片刚刚下过雨的竹林,泉水从其中穿过,阳光倾斜着撒下,竹叶上雨水在阳光下宛如珍珠,珍珠滑落下来,互相敲击,发出沉闷的声音,有些雨水落入泉水,随着泉水叮咚流走。真的是温柔至极的画面啊。

李泽言写完便走下来,他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快到考核时间了,而此时教室里的人已经来的七七八八了,他拿起班务日志,站在座位旁边,记录迟到的人。

怎么又是周棋洛和白起,都是因为你们我们班才拿不到“班风之星”!他记着记着就皱起眉头来,在心里默默吐槽。

上早自习时,李泽言发现许墨没有书,但他并没有对自己说,只是望着窗外走神。他拍了他一下,说:“没有书?”

许墨好像被吓了一跳,回头时带着惊慌,但马上恢复过来,回答道:“还没有送过来。”

“那为什么不和我说。”李泽言望着书本,就好像他真的在读书一样。

“太麻烦了。”许墨的语气透露出无所谓。

“唉…坐过来点。”李泽言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和凳子往他那边挪了挪。

“刚才语文课代表说上语文课会上《故都的秋》,让我们预习一下。”李泽言看许墨盯着这个本语文书发呆,他说道。

“嗯…你不读书吗?他们都在读。”许墨看了看周围,问到。

“事实上我觉得读不读都无所谓,读只是为了练口语和加强记忆,如果我口语满分而且记忆力也不错,那为什么还要读呢?”李泽言说这句话时带着明显的自信。

“嗯…可是…我很想听。”许墨摸了摸书上郁达夫的头像,再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显得有点局促。

“……你…该不会…看不懂中文吧!”李泽言觉得这要是真的,那是真是要命了,希望这只是他的无端猜测。

“啊…嗯…看得懂一些吧,大概,其实我也只会基本的中文交流而已,以前都和妈妈在英国。”许墨更紧张了,手拽着他的白衬衫不停搓揉。

李泽言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拽过他揉着白衬衫的手,在手里握了握,说:“我教你好了,你现在在中国,学起来应该很快,当然,我不是专业的……”说完李泽言在心里又接了一句:我也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教,但他也有一些基础,应该不难吧。

李泽言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斜着眼睛看了眼此刻,红着脸,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许墨,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萌化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心想着又马上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他把手放到他头上顺了顺毛,然后说:“很正常。”

“嗯…”许墨很乖顺的蹭了蹭他的掌心。这下轮到李泽言脸红了。他其实对忽然成为他们家成员的母子没什么好感,在暑假时本来也没想和许墨过多接触,但是当父母都出门上班,而他看到许墨独自一人坐在大厅的桌子旁脸上带着落寞的神色发呆时,他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和他搭话,慢慢的他们就熟络起来,就连父母都没发现他们已经熟络,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大概是因为许墨有些像那时没人管的自己吧。

李泽言心想。然后他开口为许墨朗读这篇文章,正处在变声期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像一杯烈酒。
然后风平浪静的度过了早自习以及上午,当然这个风平浪静里是不包括李泽言身边终于热闹的空气,许墨对女孩子来者不拒,而李泽言全程就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那些一个个被许墨一个六岁的孩子撩的脸红的女孩们,并发出无情的嘲笑,呵。以及他忽然发现果然早上觉得许墨怕生就是个错觉。

于是一个脾气很泼辣的女生在看许墨时温声细语,款款深情,但转向李泽言时就摆上一张臭脸,并且在他嘲笑时,用一本书拍在他课桌上,说到:“要不是你长得还可以,老娘我恨不得把这本书拍在你脸上,哼!”

而李泽言表示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我懒得看你一眼也懒得听傻子说话。和你说话绝对会拉低我的智商,白痴。

至于那个女生最后怎样摔门而去,我们还是不要探讨了,总之,李泽言算是知道了一点,呵,善变的女人。

而且李泽言在这个过程中发现,许墨其实并不怎么会写汉字,倒是花体英文写的漂亮,虽然有些手劲不足,但已经很飘逸了。他默默在心里打起了让许墨练字的小算盘。

等到了中午,许墨终于见识了冲饭这种神奇的东西,几乎不用几秒教室人几乎全部走光,一个个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食堂,甚至速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带着一丝惊讶看向李泽言,无声的问他他们是不是也该这样。

但李泽言只是在抄完笔记后从课桌里摸出一串钥匙,然后拿着对着许墨晃了晃,说:“或许我们可以不用去那里吃饭。”

他拉着许墨走出教室,然后出了走廊走过校园里的林荫小道,来到教学楼后的教工宿舍楼,上了第四楼,打开靠电梯的那扇门,带着许墨走进去,便看到白起和周棋洛已经等在里面了。

看到他们,李泽言不禁眉头一紧。事实上,这两个祖宗,他一点都不想看到,烦死个人。

“哟,大厨回来了呀!”周棋洛看到李泽言显得异常兴奋,仿佛下一秒就会扑过来给李泽言一个熊抱。
“是了!李泽言快去做饭!”白起敲了敲面前的空碗,催促到。

李泽言强忍着自己想把这两个人扔出去的欲望,低下头对许墨说:“这是我爸买的一间房子,平时我会在这自己做饭,如果忙的晚也会直接住在这儿。”
许墨看了看李泽言,又看了看白起周棋洛,最后松开李泽言,跑到周棋洛旁边,坐在他旁边,然后对着李泽言喊到:“哥!我也饿了!”

“啧…”李泽言撇了撇嘴,心想:都怪白起和周棋洛。

然后他走进厨房,看到已经切好的土豆,西红柿,肉丝以及两个完好的鸡蛋和电饭煲里煮好的饭时,内心的不爽才稍微消减了一些,这两个人终于没有吃白饭了。他很熟练的炒好菜,端到桌子上,当然他只给许墨和他自己添了饭

“自己要吃自己去添,你们又没断手断脚的。”李泽言表示冷漠。

“靠,还能不能好了,我们这么多年友谊去哪儿了?”周棋洛表示我不服,许墨也没断手断脚啊!

“呵,塑料花兄弟情。”白起这刀补得好,好到周棋洛直翻白眼。

当然,最后还是由他们两个自己添的饭。

吃完饭,他们便回到了教室,当然中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毕竟一个二个都算是校园传奇了。

之后就是睡午觉的时间,但李泽言并不会这么快睡觉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说作业和开学典礼时要做的发言稿子。

他让许墨先睡,毕竟他看许墨早上很困的样子而且他书没到也不用做什么作业。但许墨一直睁着眼睛,直到他把作业做完,然后给他传过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哥,你知道“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到底什么意思吗?他到底描写了一种怎样的情感呢?还有“停车坐爱枫林晚”到底是什么?

李泽言看着想了想,这是上午语文课老师举的几个关于秋天的例子,果然,诗词对于许墨来说还是太难了吗?他把这几句的翻译写给他,但不久他又收到他传过来的字条,上面写着:我觉得我想问的是他到底弄得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为什么看到这种景色会有这样的情感呢?

李泽言看一眼许墨,许墨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向外望去,此时外面风和日丽,秋高气爽,金色的银杏叶在碧蓝色的晴空下显得更加耀眼。这个问题是解释不出来的,李泽言心想。
他给许墨回到“可能是你人生经历太少了”。许墨看了一眼,然后拽紧了那张纸,把头偏向了窗外。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李泽言心想,然后他看了看周围,同学已经都睡着了。于是他便把手放到许墨头上,轻抚着他的头发,说真的,这种柔顺摸过一次还想摸第二次,就像猫的绒毛一样。

许墨感觉到李泽言的动作,又把头转过来,李泽言可以看的出来,许墨心里有些不好受,尽管他表面并没有什么。

李泽言凑到许墨跟前,也和他一样侧躺在桌子上,中间留有不到一寸的空间。

李泽言笑了笑,然后小声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也体会一下那两首诗的感觉。”

许墨闻到到李泽言的身上舒肤佳香皂的干净清爽的气味,而他们的气息就在这唇齿之间回环缠绵的萦绕,不知道为什么,许墨感觉脸上有点发烧,心跳的有些快,他忽然将头埋到自己的臂膀里,闷声回答道:“嗯。”

李泽言有些奇怪,刚要询问,就瞄到墙上的挂钟,考虑到时间也就作罢了,睡个二十分钟也还是不错的。

想着他也趴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但是他不知道,当他闭上眼睛后,许墨慢慢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后脑勺,不知道在想什么,况且说真的,许墨不能理解这种感觉。
——————————————tbc——————
所以这篇长干行是许墨一直追追追,李总一直他是我弟弟我不能动手;而贪得无厌是李总一直追追追,许墨表示我感觉不到怎么办(😂😂😂)
以及稍微剧透,这个许墨现在是比较纯情,纯情到有点ooc,但后期是黑的,也就是说这篇就是看许墨如何由白到黑,以及看李总如何从菜鸟变身为黑白通吃的大佬,成功人士带你上位(😂😂😂)
以及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猜许墨的身份了
最后我又东扯西扯拖了整整一章的剧情
(厚颜无耻求评论求红心和小蓝手)
看我如何在一堆虐梗中发糖

新pv刺激的我想更文了= =太带感了